北部湾网

毛毛虫慢半拍的幸福

更新时间:2020-07-16 点击:

  我之前的一位,因为好多事情上都明显比别人后知后覺,故得一外号“慢半拍”。毛毛虫老周也不急,且欣然笑纳,同时照慢不误。比如办公室有人讲一笑话大家听后遂报以笑声迎合,唯独他不笑,还一脸懵的样子。可是等大家笑声渐息,他却突然又“扑哧”一声笑了。于是,大家众口一词地笑他:“才反应过来啊老周,你总是慢半拍。”

  听老周这么一说,又轮到我们一脸懵了,一小阵的沉默后,我们这才反应过来:其实不知不觉地我们反被老周给幽了一默。

  类似这样的反转多了,大家终于明白原来老周的“慢”里大有,非但不是什么反应迟钝,而且还是一种处世智慧。同事之间不管是谁,只要和隐私沾边的息,他永远都是最后知道的那个,而且所有的息到他这里要么戛然而止,要么避而远之,更从未见过他背后说谁的不是。毛毛虫因为私交甚笃,有一次他对我说:“来说者,必是是,他来说是他的事,听不听,传不传是你的事,别人的嘴咱管不着,自己嘴巴可得管好。而且,之于别人的私事,你只要做到不打听,不感兴趣,永远都是后知后觉,又何来一说呢!”

  ,到最后,在所有的同事中,就属老周的最佳,人缘更是没得说当然这都得益于他的那个“慢半拍”。

  老周的这种慢,我也颇有些感同。在文友圈里,我就是一个出了名的后知后觉者。有好多稿子都是其他文友先行看到后转告我,或者是收到稿费看见稿费单上注明的刊发日期后才知道的。还有就是在无意间看到了自己的名字。之所以会这样,原因有二:一是我一般后,就不会再去问是否刊用,因为你一问既耽误的,又弄得自己诚惶诚恐。况且,稿子在那里,刊用与否跟你的问与不问毫无关系。其次便是我视自己写的文字女儿,就是嫁女儿。女儿能寻到称心如意最好,倘若一时半会儿嫁不出去我就将其暂留娘家,伺机再找。所以,女儿一旦出嫁,命运如何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,不必再劳神去天天盯着她。这个“不盯”,就是不天天去盯着。其实你搜与不搜,稿子就在那里,只要是发表了的,迟早会知道;发不了的也许还不到时候静心等就好了。再者,每天,不说,一旦没喜自然失落,很可能还会因此弄糟了心情得不偿失。而后知后觉就不同了,因为后知,且没有那么焦急地翘首期待过,所以这些消息便都自动成了一个一个的小惊喜,既是惊喜,幸福感自然也随之又上了一个档次。而且更实惠的是,节下来的那些时间,可以用来看看书、码码字,抑或听听音乐、喝喝茶,甚至观鱼赏花,闭目小憩也是极好的。

微信扫一扫